所以說女人不能夠太厲害,否則苦的始終是自己。我記性雖好,卻懂得適時健忘,讓自己不至於太淒涼。有些事情,兩個人承擔比獨自舔傷口好得多,言不由衷大概是害怕的緣故。我不怪你往事種種,撫心自問人誰無過?更不怪你獨自承受,因為這樣其實痛苦得多。怪只怪我好奇心太強,非要見證醜陋的現實,然後暗自心痛,希望你能從痛苦的往事中解脫。我相信時間永遠是最好的創傷藥,所以我願意等待,等到你肯敞開心窗,我自會靜心聆聽。

創作者介紹

我的美麗佚事

assena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