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無緣由,空虛突然襲來。
也許心底有絲自虐的傾向,我竟任由這陣空虛在身體裏竄動。
然後那黯淡的心慢慢地沉淪,再沉淪。

突然憶起故友,他生活可好?
看著臉書裏的照片,我竟想念起他的聲音、他的氣味和他的懷抱。

我知道只要睡上一覺,明早起床我又會成為原來的我。
所以我特別珍惜此時此刻軟弱的自己,把心敞開,舔舐著一道道的傷口。

創作者介紹

我的美麗佚事

assena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