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里加的最後一天,乏善足陳得很,一早起床吃個免費的早餐——酸忌廉班戟。話說俄羅斯人由於要在嚴寒的冬日維持身體熱量,所以都喜歡在菜式裏加入大量酸忌廉。我在那裏吃了個多禮拜的酸忌廉,回家後看到白色物體都怕怕!

吃完早飯,就在旅館附近的市場閒逛。每天一早就會有好多農民開著車來這裡擺賣自家栽種的鮮花。他們大概九點多就會離開,取而代之的是蔬果商販。

初夏正是草莓當造的季節,於是到處都是鮮甜又便宜的草莓。波羅的海國家盛產野莓,可惜我最愛的藍莓和覆盆莓都還不是時候,價格有點貴,但卻比香港便宜。

還有這種迷你草莓,波蘭好友叫我一定要試試。她說這東西以前在波蘭很常見,後來不知何故都不見了。我買了點吃,也許買到不好的,味道很濃但也很酸,某些還帶有苦澀味。

蔬果市場旁邊是個室内中央市場,主要是賣肉類和魚類,蠻乾淨的。這種市場對外國人也許挺新鮮,但對我來說卻一點吸引力也沒有。

中午時份,我前往機場坐飛機回莫斯科。雖然我不是沒坐過比這再小的飛機,但是在俄羅斯上空我始終不大安心。

還好我無驚無險地到達莫斯科機場。這火車貌似是出入機場最好的交通工具,乾淨舒適而且快速,半個多小時即可到達市中心,但單程要三百多盧布。

由於青年旅館有點偏僻,加上被幾個當地人「老點」走了不少冤枉路,最後我還是靠著 iPhone 的 GPS 才到達。一個小時的路我竟然花了兩個小時完成,安頓下來已經五點多,於是便隨意在旅館附近逛逛。吃晚飯的時候我才發現原來莫斯科的物價真的超貴,難怪這裡的酒店價格也是冠絕全球。不過當地人的收入卻只有香港人的三分之一,所以在莫斯科生活實在不容易。這幢大樓就在旅館旁邊,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但看上去很有氣勢!

當我在旅館整理行李的時候,也許是因為那「小熊維尼」毛巾,又或者是那晾在窗口的衣服,我便預感自己的室友應該是香港人!

結果不出所料,三個室友中有兩個是香港女孩,另外一個則是個來自英國還是美國的「古怪阿婆」。我入住的那天,兩個香港女孩已經是旅程中最後一晚。由於她們已經去了好幾次克里姆林宮,但是每次都錯過進入寶物館,於是我們便約好第二天一塊兒去寶物館和列寧墓。

創作者介紹

我的美麗佚事

assena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