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起床,發現味覺只剩下兩成。午飯吃的銀針粉明明就是超咸,在我嘴裏卻是淡而無味。更離譜的是上下左右臼齒的牙齦輕微發炎隱隱作痛,害我整天都不能集中精神。晚飯母親刻意做了潮州白粥幫我去火,配上潮州鹵水煲(即硬豆腐和五花腩等材料加入醬油和花椒八角一起燜煮)。以前我一定要把鹵水汁混合白粥,這次卻把鹵水汁直接喝都覺得不夠味!!!

母親說這是虛火,但我明明沒有吃什麽上火的食物,何來虛火呢?母親又說是因爲我總是熬夜不睡覺,加上她最近經常煲紅棗湯給我喝,所以新仇舊恨一起發作。於是母親便用花旗參和羚羊角泡水幾個小時,著我把水喝掉,就這樣喝了兩泡,效果如何明天就知道了。

小時候每次上火都總會朝我的扁桃腺發作,扁桃腺發炎是家常便飯。小學之後,因爲長大了就懂得要戒口,煎炸食物可免則免;中學年代就連芒果菠蘿等濕熱食物都少吃為妙;直到大學時期因爲一次濕疹大爆發,我連生冷食品(例如魚生)都會盡量少吃。扁桃腺發炎似乎已經與我絕緣,不過卻換來牙齦腫痛。算了吧,就當是減肥好了。

我怕死,所以要保重身體。

其實我真的蠻變態,牙齦腫痛卻偏要用漱口水來刺激一下牙齦。痛,但卻很爽!更甚的是,我喜歡在傷口上倒雙飛人藥水,感覺更爽!那絲絲的痛楚過後卻覺得很自在,詩意一點的説法:只有痛楚方能讓我感受到生命的存在。可能這就是爲什麽年輕人都喜歡在自己的手臂上開刀。
創作者介紹

我的美麗佚事

assena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我不是公主
  • 食多0的好鹹0既粥呢.. 據聞幾好...

    定係會唔會係牙0既問題?
  • 今日牙肉已經唔痛啦,所以一定唔係牙齒問題
    以前會飲“糖鹽水”,不過母親說花旗參加羚羊角更好

    assenav 於 2009/03/11 15:36 回覆

  • manda
  • 你知唔知雙飛人葯水可以飲架?
  • 我知,細個飲過,不過味道極討厭
    如果爲腸胃,我會食整腸丸,不過我天生腸胃好好,少有問題

    assenav 於 2009/03/11 15:38 回覆

  • Ingrid
  • 我味覺沒啥問題,倒是三天兩頭“生飛滋”,好慘

    唉,還是那句:多喝水多休息

    take care!
  • yes i will, thx so much
    i never have 飛滋 problem

    assenav 於 2009/03/12 20:4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