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老了,就喜歡想當年。

從出生到五歲,我和父母住在一幢三層樓的別墅。別墅每層有兩百多平方米,外邊還有個大花園。由於房子實在太大,加上父親長年不在家,所以我和媽媽只住二樓。記憶中,三樓住著一隻黑貓,一樓則用來堆放雜物。

媽媽和外婆在花園裏養了幾隻母雞,小時候我常把不愛吃的蔥蒜從陽臺上往下扔。然後母雞會跑來,把掉下來的東西吃光,毀屍滅跡,拯救我於母親的責駡。母雞還會在鋪滿木屑的籃子裏生雞蛋,大家試過把剛剛生出來的雞蛋捧在手裏嗎?

小小的雞蛋是我兒時早飯的例牌菜。把煮至全熟的雞蛋掰開,蛋黃放在碗裏搗碎,盛上潮州粥攪勻,加入醬油和蛋白,就是天下極品。直到現在,雖然雞蛋已不復當年美味,而且也不敢吃太多膽固醇,但我還是會偶爾回味一下。

母雞除了下蛋,還會成為我們的盤中餐。小小的我看見外婆殺雞總會哭得稀里嘩啦,不過當那碗香味濃郁的雞湯端上來,我卻會把其他的抛諸腦後。

assena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