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免吵醒同房,我悄悄地起了個早,坐巴士離開塔林前往拉脫維亞首都里加。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同為申根公約國,因此無需邊境檢查即可進入。我在車上昏迷了三個小時後,終於在車站與五年不見的波蘭好友重聚!當年在荷蘭讀書的美好日子依然歷歷在目,我還在她家裏度過最難忘的聖誕節。

我們先到青年旅館登記入住,這座旅館為處舊城區中央,而且更是 UNESCO 名單上的建築物之一!放下行李後我們便先去吃午飯,我們隨便在舊城的小街裏亂逛,竟碰上一家超棒的餐廳。餐廳是一對年老夫妻共同經營的,妻子負責煮食,丈夫則負責招呼客人。食物都是家常菜,沒有菜單款式欠奉,但食材就非常新鮮!用餐的地方是在後院裏搭建的一個玻璃屋,種滿花草,感覺 cozy 和溫暖。

這道肉丸雑菜雖然簡單,但是蔬菜卻是鮮甜得不可思議,而那奶油芝士醬更棒,香而不膩,連我這不大喜歡芝士的人都要給滿分!食物裏的香草都是夫妻倆在花園裏栽培的,新鮮的東西吃起來就是不一樣!

這天上午的雨天竟在下午放晴了!清涼的天氣配上溫暖的陽光,最適合與好友在舊城區亂逛,我實在愛煞了這種日子。由於碰上白夜,這兩天很多景點都關閉了。雖然只能在外頭拍照,不過有久別重逢的好友相伴,隨便逛逛閒話家常,「hea」著玩樂也不錯!

我對好友說,我實在愛煞了歐洲那清澈蔚藍的天空。好友仗二摸不着頭腦問:天空不都是藍色的嗎?我說:那不見得,我在香港從來都沒能看見這麼漂亮的天空!里加被道加瓦河分為兩邊,舊城區在其中一邊,過了大橋便是現代化的另一邊了。

幸好教堂沒有關門,雖然這裡的教堂比起聖彼得堡那些有點乏善足陳,不過能登高眺望我便滿足了。更讓我驚喜的是這裡不用爬樓梯,而是有升降梯把遊客載到鐘塔上!在幾百年的教堂裏加入升降梯雖然很體貼,但實在不倫不類的很,難怪 UNESCO 曾因過度發展舊城區警告會把里加從世界文化遺產名單上除名!

我去里加主因是那兒才有廉價航班飛往莫斯科,因此出發前我並沒有對這城市抱太大的期望,也根本沒有仔細研究。到了里加後我才發現這個城市最美麗的並不是舊城區,而是 Art Nouveau 新藝術運動建築群!我與朋友悠閒地坐著觀光巴士遊覽,忽然一座座美得不可思議的建築物映入眼簾。

於是我倆便「滾水淥腳」地下車遊覽,然後把預先打印好不過從沒看過的資料仔細閲讀,才得知阿尔伯特街一帶的新藝術運動建築是里加世界文化遺產的重要部分。由於里加經濟發展最蓬勃的時候正值新藝術運動的興起,因此當地的上流階層便樂於花費巨資來打造這美輪美奐的建築。更幸運的是里加並沒有在戰爭中遭受大面積的破壞,因此這些建築也就得以保存到現在。

現在這些建築其實已經非常殘舊,不過大部分得到很好的保育,現在有少數作為領事館之用。

建築物外墻的雕刻不少取材自希臘神話,下圖那沒有眼珠的女性頭像據說是潘多拉。

這座「藍屋」據說是所有學習新藝術運動的建築師必看的教材。很遺憾我整理照片時發現這些照片只能表現建築物一丁點的美態,這也是我下決心要學習攝影的主因。

離開阿尔伯特街,我們繼續觀光巴士之旅。巴士上的錄音介紹說:里加以前非常富裕,人民的生活也甚有質數,里加的香水讓巴黎的女士也趨之若鶩,而糕點更比維也納美味可口!聽完這段話,我與好友都忍不住大笑起來。無可否認,里加的糕點的確很不錯,不過要比維也納,對不起還是有一段距離。遊覽得累了,我們便跑到一家酒店頂樓的酒吧裏,邊聊天邊欣賞這超級無敵大美景,互訴這五年光景裏各自的一切。

到了傍晚,我們一同參加了當地人的白夜慶祝活動。在這一天,波羅的海的白天是最長的,因此各個城市有不同的慶祝活動。里加人民在這晚會在河邊舉辦活動,有文化歌舞表演,少不得還有大吃大喝。一片喜氣洋洋!

有大量的烤肉,不過味道很一般。

大概因為拉脫維亞曾被德國統治過的緣故,還有德國常見的酸椰菜和香腸。當地人在這天還會編織花圈戴在頭上。

少不得大量酒精,可惜我怕過敏,不知道當地啤酒的味道如何。

重頭戲就是這座火堆。好友說,火焰對於斯拉夫人來說很重要,每逢節慶都會燃火慶祝。雖然波蘭人和拉脫維亞人(還有俄羅斯和大部分東歐人)都屬於斯拉夫人,但波蘭人已經喪失了這個傳統,所以能參與這種活動讓她也非常興奮呢。

創作者介紹

我的美麗佚事

assena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