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我去過的地方不少,更在三藩市待過一段時間,但其實我的英語實在不怎麽樣。與人談話可以胡混過關,因爲我天生能夠捕捉仔細的音調變化和咬字方式並加以模仿,一點港式口音也沒有。要讀寫文章也非難題,畢竟我自中學開始便已習慣用英文學習。唯一麻煩的是聼力,特別是美國人那口奇怪的口音。

在三藩市的時候我大概只有五份之一的時間需要用英語,須知道我的老闆同事生意夥伴幾乎全是講廣東話的,只有平日逛街才需要用英文。加州人的英語實在奇怪得可以,因爲混合了西班牙語和華語等發音,一開始我的耳朵簡直就是受罪。最經典的例子便是車房的英文,剛開始我讀gar-ahzh人家根本不知道我在說什麽,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加州人是讀成guh-rahzh的。

其實如何發音都只是習慣而已,讀gar-ahzh或者guh-rahzh也是個人喜好。只要有自信,多難聽的英語都是好英語,看看新加坡人和印度人就知道。但其實最難受的是反而是聼香港人講英語。不但語法亂七八糟,發音更是阿彌陀佛,更勿論那小學生程度的vocabulary了。相反,與我接觸過的內地精英雖然發音混沌不清,連S與TH都讀不清楚,但起碼人家的詞彙和語法都比香港人強,而且是強得多!

什麽時候香港的精英變成這樣子了?其實我也是到了大學年代與同學一起做報告,才驚覺香港教育制度是多麽失敗。當年我讀的可以説是全港最難進的二十個課程之一,僅次於精算醫學藥劑這些大熱,甚至比會計和工管還高。可是我的同學竟然可以寫出狗屁不通的文章,往往我要把所有人的文章大修改才能交貨,而同組唯一沒讓我操心的竟然是位內地同學。

謝天謝地,實施了十載的母語教學終於要消失了,不過新的那套制度僵化,一樣是垃圾。我對自己當年因爲夠「老」而能逃過一劫感到僥幸。其實即使學生們聼不懂老師講的課或者看不懂教科書又何妨呢?想當年我剛進中學的時候,對歷史地理科學等老師講的課只能懂一半,結果我的英語在中學裏雖然只是一般,但與同齡人比起來則是頂呱呱,而其他科目也沒見得比中文學校的學生差呀!

現在名校大多轉爲直資,學費與國際學校相差不遠。希望教育當局可以好好改革,我將來才有信心生育,否則爲了讓子女在合適的環境下受教育而要付出昂貴學費,我倒不如把錢拿來投資股票或者環遊世界罷了。
創作者介紹

我的美麗佚事

assena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我不是公主
  • 香港的教育制度.. 實在是無話可說..
    中文不行.. 英文也不行..
    唉~

    我覺得終歸都是學生學習的心態
    雖然我是在中文中學出生.. 但我的英文口語也不太差呢..

    當然.. 中文中學的學生.. 懂的生字一定會比英文中學的學生少很多..
  • 其實我當年的學習態度都好差架
    不過因爲逼住要用英文讀書,所以差極都有個譜

    嘻,其實我都識一些中中學生英文程度唔錯,不過好少

    assenav 於 2009/01/12 16:2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